北海律师团为谁而战

即时资讯 2020-05-22186未知admin

  在三天的时间里,利用零星时间,陈有西写出了11000字的《北海律师案的意义》。文章中,这位教授这样说:“我们要这样高度关注,除了为四个律师同行的不被之外,我们更深层的思考是,中国需要一部什么样的《刑事诉讼法》。”

  陈有西曾说,刑诉法大修,一线律师最有发言权。今年恰逢全国启动《刑事诉讼法》修改,借助北海律师案,陈有西指出了中国刑事制度存在的八个严重问题,同时提出刑诉法修改意见。

  这就是陈有西与众不同的方式——站在立法的高度,来关注北海律师案。以个案的方式,来推动司法的进步。

  陈有西创建了学术网,通过这个网站,他就一系列公共事件频频发声。每一个关心中国进程的人来到这个网站,都会有很多收获。

  斯伟江曾这样评价陈有西在李庄案前后的表现:陈有西在作为李庄人之前的作为,完全体现了一个知识的情怀;在角色转换,作为人之后,又将一个律师的、智慧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  李庄案初期,陈有西利用自己的学术网站,发表了一系列有力度的评论,犀利的文风,精湛的,引领了方向。

  在这个舞台上,陈有西扮演了一个出彩的角色。在一审庭审中,高子程律师的坐姿有点偏,遭到公诉人。陈有西说,“这里不是幼儿园,也不是大学生辩论赛,律师的坐姿不需要你来。”最后,当公诉人抛出李庄言辞后,陈有西马上反驳说,你法律审判失败了,又想搞审判?

  李庄出狱后,陈有西在上发表述评《公共事件中的中国律师角色》,宣示了中国律师已经开始自强,作为一种健康的力量,站到了中国公共事件舞台的中心。

  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杀案进入最高复核程序,陈有西伸出之手,为夏俊峰免费提供法律援助。他亲自调查取证,取得上的重大突破,一定意义上也推动了复核程序制度建设。

  云南奎案件中,陈有西发出了这样呼声:我们不仅关注奎死与不死,我们更要关注的是,究竟应该要奎以何种方式而死。

  与中国30年现代进程同时起步,陈有西做过,给浙江省委委做过助手,在高级当过秘书和,做过大律系教授。在体制内,他尽职服务十七年,熟谙体制。后来下海做律师,在商业上疾行的同时,他没有放弃关注、关注民生、关注公平的习惯。

  陈有西属于那种在体制内外都叫好又卖座的知识,面对中国刑辩律师处境,他是乐观、稳健和的。

  2010年5月,杨金柱发起万名律师签名活动,要求最高对刑法第306条释法。一位自称是“西安小律师”的网友,半个来月一直呼吁陈有西站出来支持杨金柱,要求陈参与签名活动。

  面对“新一代律师意见”陈有西的沉默,众多律师和网友了。大家纷纷在“陈有术网”上留言,说中国律师没出息。有的人乘机煽风点火、推波助澜,巴不得律师们吵成一锅粥,产生“”。

  5月3日,陈有西终于再次发声——以他自己最擅长的方式——发表文章《我为什么不主张群体签名》,开诚布公地阐明了自己不同意签名的理由:“中国现在是和平发展时期,不是大时代。律师的战场在法庭,不是街头。律师是一个国家非常、智慧的一群人,他不是街头家。我们要通过一个个活的案例,去民智,去推动司法进步,去促进国家文明。”

  陈有西曾这样看待律师职业:律师是法律共同体中的民量。、检察官、律师、、教授等法律共同体各类中,只有律师是不拿国家财政工资,不向公要好处,靠自己的法律服务养活自己的群体。

  这种法律人是站在一方,同公共进行抗衡,制约公权、的一种力量。陈有西,正是这种“法律人”中代表性的一员。

  陈有西:刑辩律师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,认真必然会揭露和一些公权的面,不但公会恨他,当事人也可能投诉他;被害人方面也会报复他,以及证人迫于压力和而进行的等。

  在制度上律师的,机关应该转变观念,律师协会要律师的。要让,包括现在律师的那些人知道,哪天你被抓了,没人给你提供咋办?

  陈有西:律师是国家法律设定的、在强大的公面前,被告不被误伤的一个力量。实际生活中,中国的刑辩律师的角色,被我称为“小媳妇心态”,迎合公权机关办案,明明是无罪的案子,只能做轻罪辩,不敢真。

  陈有西:对被告人作出罪轻或无罪。在刑事法庭上,没有经判决前,无所谓和,只是涉嫌犯罪的人。有没有犯罪,要抗辩了再说,这就需要律师来承担抗辩职责。

  陈有西:依法委托人的利益应该是排在第一位的,律师是以依法委托益的方式去实现的目的。

  陈有西:《刑法》第307条已经涵盖了法律职业人员和一般主体的罪,再专设一条针对律师的306条,但没有设立罪、检察官罪、罪,明显系歧视立法。修订《刑法》时,将该法条内容纳入第307条,根本上废除这一歧视性条款。

  北海四律师被指涉嫌“律师罪”,斯伟江的第一反应是写了一篇名为《“幼稚”的中国律师,刑法306条》的博文。

  文章说:“天下谁人不识君?对于关心同行的律师来说,刑法306条是名满天下的。李庄律师第一、二季都是它出的手,最新的广西北海四律师,也伤在它的手下。汹涌,废了的武功,取消306条。何其幼稚!”

  这一似乎是悲观的推断,在斯伟江之后跟《京华周刊》记者的聊天中反复提及,用他的话来说:“律师只不过是拉了凑数搓麻将的第四位”。

  从华东大学毕业后,斯伟江已经从事了近20年律师职业,原本在偏安一隅的上海,他从未想过要“借案出名”。他涉猎过刑事、知识产权和民事诉讼,在最近两年,又在诸多烫手的刑事案中赢得。在举国瞩目的李庄“漏罪案”、钱云会案和上海11·15大火无证电焊工吴国略案的审判庭上,斯伟江已然成为主角。

  但他不承认这是一个又回到起点的转型,在他所任职的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网页上,个人简介仍是“为、个人提供常年或专项法律服务(知识产权方向为主)”。对于一再把他推到风口浪尖的案子,他的解释是,“总归想救他们”。

  这些吊足了律师和记者的胃口的刑案,最初都不是直接找上他的。吴国略案就是因好友半出国才转手给他,最初想法是“补缺”。在刑辩体系中,律师和当事人都是弱势一方,有时让他无甚参与到明知结果的战役里。

  再一方面,一两万的代理费对当事人家属来说往往是个负担。比如当时吴国略妻小来到上海,给找个200元的宾馆都吓得不敢住,让他不心去收这个钱。“律师要么收大钱,而收大钱我觉得不值得。”唯一收钱的一次,是他对一位取保候审的单亲母亲说:“你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”,对方送来五千元他还塞回去一千。

  “对我来说,名气不能为生产力。”他说。后,律界的一个现实是,刑辩律师随着民商律师一同市场化,而前者的经济利益远难与后者相比。

  今年四月,作为李庄案“第二季”律师,斯伟江在一审词末尾写到:“在历史审判面前,谁都无法逃脱。法律的人,必将被法律所。,李庄必有的一天。”

  有同行说这份词“将成为法科学生必读的经典文本”,也有人说它的措辞和表述范式都已经超出常规。当被问及当时是否是在心绪难平时写下的,他的回答相当淡定:“没什么特别的心情,案子来了就做,律师就跟医生一样,把该做的做掉,有压力的在一方。”

  对刑法第306条,斯伟江的观察很冷静:“关键在于,他们()是一个自己侦查自己的内监系统,而律师是一个外部监督。如果中国律师看不到这一点,刑法306条哪怕没了,换个马甲,你都一样。”

  在随时引火上身的刑事中,律师何以保全自身?在上海刑辩律师界,斯伟江介绍,有这样一种苦楚,新律师入职培训时,时有老律师会教“不要轻易提供”。这是他看来最无奈的地方。

  但是,消极的现状并未阻碍其在全国各地冲锋陷阵,所到之处皆引来镁光灯围堵。

  李庄案甫一撤诉,5月31日,他随“乐清观察团”出现在乐清,次日,他和同事俞智渊、吴鹏彬,以及律师浦志强在赶往湖北咸宁的上。他们要赶往当地,代理咸宁出租车司机案的一次开庭。律师圈内甚至笑称:上海来了一大邦(帮)律师。

  前几年,他还是上海和诸多栏目的座上客,身兼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委员会副和母校华东大学的教授。而后来,他“参与”到一系列名噪律的行政诉讼案中,那些原来的名誉职位“被慢慢清除掉了”。

  如今,在网络上仍然转载着他撰写的被告为上海市的诉状。这一次,斯伟江追问的是上海私车牌照拍卖的法律依据。上海市法制办代表当庭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,曲终人散后,只剩斯伟江和他的同事在法庭外被记者围着。

  这种无用功的诉讼,还是让斯伟江他们看到了上海的办案耐心和专业,在这期间并没有受到过有关方压力。之后他们向好奇的记者们解释:“只是表达一种希望,作出一种决策或者制定政策时,必须充分考虑它的性与合。”

  更引人关注的是,除了状告的诉状,网上还疯传着一封“给斯伟江的回信”。网友许久,才发现那是斯伟江一时兴起写给自己的“回信”。

  在这封诙谐并有些自嘲的回信里,斯伟江想借助这去信和来信,说出自己对于的辨证理解。“是个好东西,我们其实也承认。但是,的过程,是一条崎岖的山,不小心,是要翻车的。”他说。

  朋友电话问他,是不是在活动过关系,不然那封回信怎会和高层所想不谋而合。“我说没有啊,看书看来的。”

  有人评价斯伟江是“新思缜密,旧学深沉”。他曾游学美国,对和某些美国个人传记钻研颇深。

  一位即将毕业的母校师弟来信,对成为一名律师还是困惑不已。回信中,他却学子:“人生未必有清晰的线图。想我大学毕业前夕,基本上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但是,你们有没有学到对的渴求,对的向往,对理想的笃信?如果你没有学到这些,也不相信这些,那么,我你直接去读MBA,让有的同学做你的律师算了。”

  此话也许隐透出他从初来上海踏入法律课堂,到成为一名律师,再演变为一名影响型律师的思想轨迹变化。

  对于那些始终不便透露太多的个人执业经历,他是这样回答记者的:“现在还做律师是仰仗的宽容,我也只是看看书,写写文章,而没本事把上海滩所有案件都独揽身上。”

  斯伟江:没什么办法,只有吸引注意。事实上是北海方打律师帮了他们,如果不律师,这个事情在新闻上已经走入,没有新闻点了。律师后代表迟夙生去了,北海的压力会大一点。

  斯伟江:目前中国的司法主要是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,如、检察等已有机构,不愿意放弃一些,背后当然也有观念问题,譬如说打击犯罪和的平衡中过分强调前者。

  京华周刊 :目前国内的刑辩律师,在职业生涯中是不是经常遇到风险,甚至是人身安全?

  斯伟江:不是刑法第306条的废除不废除问题,关键是执法问题。此外,证人应当出庭,不能凭书面判决。

原文标题:北海律师团为谁而战 网址:http://www.jiaofanggw.cn/jishizixun/2020/0522/3625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眉清目秀新闻网 www.jiaofanggw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